旅途:福一三年 Three Years In FZYZ

在明阳山下,我曾有过最美好的瞬间,却也有最痛苦不堪的回忆。但总得来说,这些回忆是真实的,是独一无二的,也便因此是值得我去怀念的…

  1. 旅程前

在我的家乡福州,福州一中正如她的名字“福州第一中学”一般,是当地最好的一所中学。在福州可谓是z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当然这只局限于大人。以我为例,我小学的时候便完全不知福州一中,当然我也不知道福州有其它高中。那个时候的我几乎都不知道有高中这么一个东西,天真地以为五、六年级真得就是最高的年级了。

写在前面

英国前首相Tony Blair的自传叫做《The Journey》。的确,我想,每个人的人生都是由无数个或长或短的旅程构成的。或许有些旅程短到只是公交车上的一次相互对视。就像我的初中语文老师说过的那样:我们只能把你们送到这一站,之后列车便会把你们带向远方。

幸运的是,人的一生会经历数不清的旅程。可不幸的是,每个人都会老去,随着时间的推移,过去的旅程中的风景、旅伴都会渐渐变得模糊不清。每次旅行之后,我们又都会匆匆踏上新的旅程,细细品味、咀嚼刚刚走过的旅行往往只是一种奢望

我一直很后悔自己没有养成记日记的习惯,或者说我没有坚持记日记的毅力。所以虽然才18岁,但是过去十几年的往事对于我而言已经是难以回忆得起来了。

庆幸地是,值此升入大学,告别福一之际,我打算在小陈笔记里记录下我在福州一中三年的旅程。

继续阅读“旅途:福一三年 Three Years In FZYZ”

化学个性化训练二检讨

这回考试,可谓是惨败。我认为有以下几个原因:

1.不认真,轻视此次考试。例如第11题、第20题、第28题的第(4)问,都没有考虑“过量”还是“少量”,造成惨败。还有就是考试期间竟然出现了“秒答”的情况(看一道题,发现“正确”选项,立马就选了,而没考虑其它选项),尚属首次。大考不应该这样。

当然这回也有可圈可点之处。运用元素守恒、电子得失守恒、终态法(不考虑中间产物)的技巧性比较强的题目基本上做出来了。希望能够继续保持。

未完待续(讲评后再补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