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月除草文

时间过得真快。一转眼就到了2020年的4月份。原本以为因为新冠肺炎(COVID-19)待在家中,时间会变得更慢。但没想到,整天无所事事,时间反而变得更快了。

回想2020年到现在,倒也没什么特别刻骨铭心的记忆。要说有,大概就是感情面的大败、惨败、溃败。但因为尚且没有走出悲伤期,倒也没怎么打算在这篇文章中详细介绍个中缘由。

继续阅读“四月除草文”

五天没有出门了

武汉肺炎(现已正名为COVID-19)的疫情,在全世界开始延烧。我所在的加拿大,截止本文发布的时候,已经有479例确诊。并且我所居住的省份,也在今天宣布了紧急状态,餐馆、电影院什么的都通通歇业了。

我自从上个星期四放学回家之后,就再也没有踏出过家门一步了。上星期四我还在朋友圈里面宣布,“如果下周五之前没有停课的话,我就请十份奶茶”,结果没想到形势的变化超出了我的想象,周四当晚就接到学校通知:停课,该采网络教学。

所以到今天,我已经宅在家里五天。天气逐渐变好,但是却不能出门,真的是挺糟糕的。

国内的朋友们,宅在家里的天数,应该比我多得多了吧。真是蛮佩服大家的,能够坚持这么久不出门。也不知道我坚持到第几天就会受不了出门了。现在中国的疫情似乎有所好转的迹象,希望大家都能够早日无忧无虑地出门玩耍!

# 疫情真的好严重

# 大家要注意安全

收到一年前自己写给自己的一封信

昨天打开电子邮箱,发现了一封来自FutureMe寄给我的一份电子邮件。我真的是一点印象都没有了,觉得是广告而已。打开一看才知,原来这是一年以前,那个时候的我,给今天的自己的一份信。

有点小遗憾的是,信的内容就很简短的一句话:

How are you doing?

为什么那个时候我要用英文给自己留一份信啊。为什么那个时候我不能多写一点话啊。要是那个时候我给今天的自己长篇大论地写了一篇,今天看这份邮件,应该会颇有感触吧。

其实我在中考之前的一年就玩过这个把戏,那个时候写的内容还多一点,有问自己是不是考上了理想的高中。所幸那个时候的梦想成真了。

分手快乐歌词改编之暗恋篇

改编自郭文贤作曲、姚若龙作词,梁静茹演唱的「分手快乐」

我无法帮你预言 一厢情愿有没有用

可是我多么不舍 兄弟爱得那么苦痛

爱可以不问成败 至少要输得体面

如果她总与别人同走 你何苦非为她等在课后

吹牛皮让你开心 想断断你心中的痴情

你却想翻书看看 写写作业会清醒的多

你说你不怕失败 只有点遗憾难过

压岁钱就要来了 剩自己一个

其实爱对了人 私房钱每天都有

中华儿女 千千万万 你可以发现更好的

不敢表白 厌倦纠结 就搭讪身边的美女看看

中华儿女 千千万万 挥别错的才能和对的相逢

离开旧爱 像开战车 看透彻了你就会是无敌的

没人能把谁的幸福没收 你发誓你会活得有笑容

(你自信时候真的帅多了)

美国之旅:宾州、华盛顿特区、费城、新泽西州、纽约市

2019年12月21日早上,我第一次踏上了美利坚合众国的领土,开始了为期五天的美国之旅。

第一天

因为是自驾游,为了能够在晚上赶到位于宾州某小镇的朋友家,我们一行人五点钟就出发了。从多伦多驱车一个多小时,便来到了加拿大与美国的边境——彩虹桥。

我在车上睡觉了,所以我都不知道已经离开加拿大了,就来到了美国的海关。没有安检,只是需要下车接受海关人员询问一些基本信息。整个过程都非常地顺利,除了排队花了一个小时左右的时间。

大概八点半(根据我在美国纽约州拍的第一张照片的时间是8:33推算),我们一行人就算是进入了美国了。

继续阅读“美国之旅:宾州、华盛顿特区、费城、新泽西州、纽约市”

恪守规矩、不近人情的日本教授

快一周以前(周一)的日语课,我的一位同学,大概是因为对动漫感兴趣的原因,跟我说要来蹭课。我当时也没考虑太多,觉得这样也不错,多一个同伴。

我因为之前还有一些事情,比较迟来到教室。看到这位同学坐在比较靠后的位置,我便说还是坐第一排比较好。后来想想,做第一排倒也没什么,主要是我们坐的位置实在是太显眼了,我们坐在第一排的最左边,正对着日本教授。

上课没多久之后,日本教授便把签到单(这是我上过的唯一有签到制度的课)递给了我的同学。我同学因为没有正式报名这门课,便把签到单转递给了我。日本人教授一块他没有签到,便问他是不是没有报名这门课。我同学倒也诚实,说他只是过来陪我上课的。

继续阅读“恪守规矩、不近人情的日本教授”

照片整理强迫症

最近发现,我在整理照片方面有些强迫症。

具体来说,就是,我一般拍照片的时候都习惯一次性排多张。但是又没有在拍完照片之后立马筛选出最优的照片出来。于是一两个月一次上传照片到云端的时候,就开始纠结“哪个版本”的照片品质最高(其实都半斤八两)。结果往往就是,比方说有100照照片,最终我选了半天,上传了90张。基本上相似的照片我都会上传。都是强迫症在作祟,就怕如果这张照片没有上传,好像会错过了什么精彩瞬间一样。这好像真的很符合强迫症的定义:患者明知强迫症状的持续存在毫无意义且不合理,却不能克制的反复出现……

继续阅读“照片整理强迫症”

夏令时

今天一早一起,我发现已经十点了。懊恼今天自己怎么睡得这么迟才起床。直到下午我才恍然大悟,今天是调整夏令时的时间。时间应该拨快一分钟,也就是说,虽然我是十点起床,但是其实确是“九点起床”。

而现在的手机、电脑、iPad等等电子产品,只要联网了就会自动调节时间,所以不看机械式的手表、时钟的话,压根就感觉不出来时间变化了。当然根据日落日出或许可以判断出来,只不过无论九点还是十点,天都亮透了,无从判断。

中国其实也有“夏令时”,只是说没有通过拨快或拨慢时钟的方式来调节时间,而是通过调整作息时间来实现的。我记得上小学的时候,夏天是两点半开始下午的课,而冬天则是两点开始上课。和“夏令时”也是殊途同归的吧。

注:夏令时的正式称谓是日光节约时间(Daylight Savings Time)。